澳门永利娱乐

这个不是光技术可以改进的
急速飞驰 2019-03-30

  2019博鳌亚洲论坛期间,由腾讯原子智库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合主办的题为“全球化新动向与中国机遇”腾讯博鳌主题晚宴在海南博鳌举行。

  晚宴上,围绕“未来改变世界经济格局的力量”这个话题,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主席Hans-Paul Bu Rkner、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洪小文、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授焦永利展开课讨论,圆桌讨论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紫光讲席教授周皓博士主持。

  针对是技术应用不够使服务业效率低,还是市场化改革不够使服务业效率低的问题,Hans-Paul Bu Rkner表示,教育和医疗是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过去三十年到四十年当中看到了中国取得的巨大进展,中国创造了整整一代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包括很多的优秀工程师和科学家。“中国教育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并没有那么低,中国教育行业是中国经济增长很大的推动力。每年都培养出了大量新的优秀人才,不是所有人都是最顶尖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但是都很优秀。”

  洪小文也持有类似的观点,教育、医疗是全世界都很关注的问题,“但事实上全世界每个地方效率都不高,中国相对还是比较好的。从政府来讲,怎么提供大部分的老百姓、大部分的小孩子教育,这个角度中国做得不错。技术归技术,我们最后发现最难转的是人,这个不是光技术可以改进的。”

  焦永利则从改革方面对如何改进教育、改进卫生体制进行解读。在焦永利看来,新的科技产业加上中国深度城镇化的结合,会产生一个大的反应,“如果能组成新的基础设施、新的公共服务、产生新的城市物种,这是一条新的赛道,不仅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影响,也会给世界带来巨大影响”。

  Hans-Paul Bu Rkner也强调中国和美国的比较在很多方面是没有意义的:“在美国,顶级的教育和低收入人群接受的教育,城市低收入区接受到的教育是大相径庭的。虽然也花了很多钱、投入了很多技术,对于普通人或社会底层的教育并没有得到提升,中国教育的平均水平应该不比美国差。要提供好的教育和医疗,惠及普罗大众,要强调共有部门和私有部门的合作,我认为中国是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周皓:教育和卫生是我们市场化改革进展最慢的地方,究竟是技术运用不够决定了服务业效率低呢?还是因为市场化改革不够影响了服务业的效率低?所以第一个问题给Hans-Paul Bu Rkner,你是觉得技术应用不够使服务业效率低,还是市场化改革不够使服务业效率低?

  Hans-Paul Bu Rkner:我觉得教育和医疗是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在过去三十年到四十年当中看到了中国取得的巨大进展,中国创造了整整一代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包括很多的优秀工程师和科学家。

  刚才朱民院长也是给我们举了很多的数据,虽然看到这些数据,但是我还是觉得中国教育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并没有那么低,而且中国的教育行业是中国经济增长很大的推动力。我们看到比方说中国的教育系统每年都培养出了大量新的优秀人才,不是说所有人都是最顶尖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但是都是很优秀的,在医疗领域还有待取得进展。总而言之,我并不认为这些行业的现状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风险或者是挑战所在,我认为总而言之中国是处在一个良好的发展态势之上,而且在未来若干年当中无论是在教育,还是在医疗方面会进一步地取得进展。教育医疗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因素之二。

  周皓:您是在微软高科技企业工作的,又在中国亚太地区的高科技企业,同样的问题给到洪小文先生。究竟是技术决定了服务业的效率,还是市场化改革决定效率更重要?

  洪小文:这个问题很好,教育跟医疗是全世界都很关注的问题。但是你刚刚讲效率不高,我觉得我也同意Hans-Paul Bu Rkner讲的,事实上全世界每个地方效率都不高,澳门永利娱乐中国相对比起来还是比较好的。这两个这么重要的东西,的确是很复杂。像我们做科技的,一直觉得技术、大数据可以帮助教育。以美国为例,像我们比尔盖茨在美国去做教育的改革,首先他提出两件事情,一个是他觉得中小学老师必须要加薪,第二个是要用大数据来衡量老师教学的效率以及质量。结果你发现老师非常赞同第一个,非常不赞同第二个,所以这是很复杂的问题。

  我是觉得从政府来讲,怎么提供大部分的老百姓、大部分的小孩子的教育,至于这个小孩将来能不能创新是另外一回事,从这个角度中国做得不错。当然中国可能也不要太美国,像美国最近大学申请出现的事件,这其实是很警惕。以前的教育尤其是在中国,同我这一代到下一代,教育都是改变我们移动社交最大的一个手段。现在直接造成的现象穷人好像翻不了身了,在中国叫民工,在美国,中下低收入的小孩子怎么样受更好的教育。所以我觉得怎么样保障一般的老百姓跟学生有一个好的教育非常重要的。

  医疗在全世界都一样,我们就讲一个很简单的,到今天我想包括中国,可能有某一些小的国家做到了。你的医疗数据,事实上我们身为一个病患,除非你花很多精力,这个东西还是在医院里。医疗数据的建立到底属于谁的?你转院、转医生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带过去?光这件事情,在美国推了好几次,我们参与了不管是业界或政府的一些项目,都没有成功,美国医疗很好,但是很贵。

  中国是另外的问题,可能三甲医院、医疗分级,怎么把大城市的医疗资源,能够分配到小的城市里面去。虽然不太一样,但是说医疗上面大家都觉得非常有意义,大家都希望花很多力气去做。

  我总结来讲,技术归技术,最难改变的,像我们讲的数字转型,我们最后发现最难转的是人。我们在做所谓的数字转型的时候,事实上关于心理上的一些Leadership挑战,甚至组织架构、人的文化上面的挑战可能会更大。这个东西回归到我们的人,希望各位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府官员,大家可以一起探讨这方面,这个不是光技术可以改进的。

  周皓:下面我先把话筒交给焦永利,焦永利是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的教授,你对在中国怎么能够改进教育、改进卫生体制,我想你应该对政策有更好的解读。

  焦永利:我想从一个改革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可能服务业像您讲到了,教育医疗是公共服务业,这个产业可能有全球的低效率的问题,可能在中国还有市场化改革比较滞后的问题。因为我的本专业是做城镇化和城市发展研究的,我们有一个观察视角,就是改革开放前四十年,我们的改革很多都是集中在企业的围墙内的,像人才要素的流动。企业围墙之外的就是城市的公共产品,包括硬的和软的,基础设施的,包括您刚才讲到的教育和医疗的。这方面的改革是相对滞后的,这也导致了我们国家实际上城市化整体的质量是落后于我们的工业化进程的。正好给的题目原先是讲新的机遇,所以我准备了一张表格。什么意思呢?我们现在的城市化是落后于工业化在全球的影响。

  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系统性研究,就是把公司和城市做一个类比,他们两个都是配置资源、增加财富的一类主体,公司是组织化的,城市是空间的一类组织,他们都会增加财富。从全球的城市网络、公司网络和城市网络来说,我们中国这些年通过企业围墙内的改革,崛起了一大批世界级公司。我们占世界GDP16%,但是我们全球500强企业占24%。

  我们再看GaWC有一个全球城市网络的排名,2018年上网的是374座城市,但是这里面中国有多少呢?43座,美国多少呢?55座。我们在城市化,特别是城市化发展质量上面,包括很大一部分就是在公共产品上面是因为市场的滞后,所以有这样一个Gap摆在这里。

  另外一个观点,恰恰因为这个Gap,我们在城镇化还有一波后发优势可以走,刚才很多专家提到了技术的变革,我认为新的科技产业,加上中国深度城镇化的结合,将会产生一个大的反应,甚至大概率在中国产生新的城市物种,就是城市级别的更新换代。刚才有专家讲过,全世界的发达国家的城镇化已经完成了,而中国还会生产出来大量的新城或城市新片区,这又有和我们新一轮产业革命相结合,将会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包括现在提出的新基础设施。它如果能组成新的基础设施、新的公共服务、产生新的城市物种,我相信这是一条新的赛道。不光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影响,也会给世界带来巨大影响。

  以雄安新区为代表,因为人家已经完成了,我们现在有这样一个,就是新的科技需要有集成的、完整的应用场景,中国会有一大批这样的应用场景在,我觉得包括公共服务的问题,我觉得在这里面都有可能产生巨大的核聚变一样的反应,这可能是我们现在刚刚看到一个苗头。

  Hans-Paul Bu Rkner:城市化和技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我知道中国经常和美国去做比较,但是比较在很多方面是没有意义的。在美国,顶级的教育和低收入人群接受的教育,和城市的低收入区接受到的教育是大相径庭的。虽然也花了很多钱、投入了很多技术,对于普通人或社会底层的教育并没有得到提升。因为教师不一样,这些学校当中的学生的退学率也非常高,所以我们在美国,很多事情不能光看平均数。比如中国教育的平均水平应该不比美国差。然后就是医疗,比分说在美国最顶尖的医院可以治疗癌症,一个人治疗癌症就能花上几百万美元,还有几百万人他们花不起那么多的钱,他们得到的医疗就没有那么好。

  我们不要把公共部门和私有部门总是对立在一起来看,我们要想提供好的教育和医疗的话,要惠及普罗大众的话,要想提高普及性的话,我们要强调共有部门和私有部门的合作,当然中国在城市化方面还是大有可为的,包括乡村地区的发展。我认为中国是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大家现在看到了美国的两极分化,不能够去羡慕美国的相继分化,不能够把美国的相继分化作为一个榜样。在美国富人很舒服,如果是穷人的话真的是很难受。我们要把苹果和苹果相比,不能够把苹果和梨相比。

  周皓:中国的城镇化也就是40%到60%,像焦永利教授讲的,这个实际上有后发优势。现有城镇化当中的基础设施,特别是教育、卫生这些方面还是不够,实际上是有更大的增长空间和更大的增长能力。但是这种优势怎么能把它释放出来?洪小文总裁,您对两边的制度和情况都很了解,您觉得什么样的地方能够把这种潜在的城镇化,改进教育、改进医疗的红利给它释放出来?

  洪小文:你刚刚讲到后发优势,特别是在基础和基础建设,我觉得中国城镇化在基础建设上面,各个地方都在修高铁、地铁等等,我觉得这些都领先世界,甚至于包括美国。我想可能是在文化上,当然我自己是从事科技,我身为一个旁观者来看的话,比如以欧洲为例,在发展一个城市的时候,古城、新城,有的地方做了这个东西,可能可以做得更多、更好,这是文化上的底蕴。

  还有每个地方文化的特色和文化产业。大家重视科技是很好,我刚才在底下也讨论,有的时候中国太重视科技了,我自己是学科技的,科技最后是一个辅助的工具。特别是讲到城市化,当然每个城市需要基础、需要技术,但是怎么把文化的底蕴,把我们文化的特色表现出来?我想中国有很多这样的东西,我不晓得经济学家怎么看,这种文化的东西能不能量化,能不能用GDP去显现出来,我是不晓得。假如不容易的话,怎么样能够来加重这方面的东西?我们就拿城市来讲,像我最喜欢的几个城市像巴黎、伦敦,之所以伟大,那就是它的文化底蕴。中国城市的发展怎么能够加入这方面的因素,我想会得到更好的结果。

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
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社群网站上,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就可以赚点击奖金,最棒的是,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成交奖金】
分享你的专属连结,让生活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