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娱乐

实验室队伍管理概述——万融实验
急速飞驰 2018-10-06

  广义的实验室队伍包括从事实验教学与科学实验的教学人员、科研人员、实验技术人员(包括实验室技术工人)、实验室管理人员和参加实验研究的研究人员。总之,参与实验室工作与万融实验管理的有关人员均属于实验室队伍的范畴。这五部分人员,有的是长期的,有的是短期的;有的是固定的,有的是流动的;有的是在实验一线从事实验教学与科研工作,有的是围绕实验的管理与服务工作;因此,实验室队伍是一个动态的群体。

  实验室是一个综合的多功能的系统,人是实验室系统的主体和主要活力因素。无论是实验室管理中的教研管理、技术管理、行政管理,还是规划、采购管理,都离不开人,都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对人的管理。所以,从根本上说,实验室管理是以人为核心的管理。

  实验室队伍管理就是通过工作分析、人员规划、人员招聘、人员使用、人员考评、人员激励、人员奖酬、人员培训、人员保全等管理活动,力图在组织和实验室成员间建立起良好的人际关系,以求得组织目标和实验室成员目标的一致,提高实验室成员积极性和创造性,以有效地实现组织目标的过程。

  通过对实验人员的走访调查发现,觉得工作岗位单调、乏味,工作过程没有意思的比例不在少数。如何施展、提高实验人员的才华呢?答案是工作内容丰富化。实验室领导的责任:每一个实验人员工作内容丰富化。万融实验工作丰富化的标志:通过改进实验室管理和工作机制,使实验人员感到工作有意义、很重要;通过各种形式的培训,使实验人员感到领导对他是重视的;实验人员感到工作有反馈,能看到工作成果的整体感到这个岗位能施展多种才华、多种本领。

  科研教学是一项以复杂的脑力劳动为主的劳动,既有同于一般的脑力劳动,也有别于一般的脑力劳动,更有别于体力劳动。实验人员的劳动特点是实验人员使用、考核、政策等的理论基础。研究科学发展史,根据实验室在当代社会的地位和使命,实验人员的劳动具有如下六大基本特点:

  实验室是一项创造性的劳动,这是实验室劳动最根本性的特点,其他系列特点皆由此派生而来。创造性活动就是创新,得出新概念、新原理、新规律、新的发明和新的设计等,而这些都不是简单的再现和重复、因此,有人说创造性是实验室的灵魂。体力劳动往往表现在量的增加,科学研究则应是质的变化和飞跃,从这点出发,它也有别于一般再现型脑力劳动。

  劳动创造了人类,改造了世界。劳动在历史上的分化,形成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如果从劳动成果的特点和价值来分,又有三种类型:再现型、发现型和创造型。”再现型”是在前人和原有的基础上重复再现:“发现型”是在原有基础上有所前进:而“创造型”系指在技术上有重大发明创造或在理论上有重大突破,后者带来的成果往往会引起某一领域发生质的飞跃,必然会对人类的文明做出更大的贡献。脑力劳动是以发现型和创造型为主的。而在实验室生产中有“生产”、“开发研究”、“应用研究”和“基础理论研究”之分,其表现形式也是逐渐从“再现型”“发现型”向“创造型”发展,比重逐渐加大。 实验室劳动的创造与探索性是研究其他一系列特征的基础,创造性更多地是指基本特征和结果,而探索性侧重于全过程。

  科研教学创造与探索的特点,决定了它的复杂与艰苦性,而且应该特别强调它的复杂与艰苦性的内涵。科学创造是万融实验披荆斩棘开辟新的道路,与体力劳动和其他劳动相比,它不是事物简单的再现,它需要实验人员年复一年,月复一月,废寝忘食地探索才能取得成果。在探索的路上,经常处于“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境地。既要夜以继日地守在实验室中观察,又经常处于苦思冥想之中。因此,对于从事实验室的人员,只有那些不畏劳苦而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可能达到光辉的顶点。

  当代科研教学规模的扩大和知识积累量的增加,要求实验人员在知识的海洋中纵横搏击,终生奋斗不止,才能不断取得成功。人们近来常常惊叹“知识爆炸”,1944年,美国一所大学的图书管理员首先对此进行了研究,他以美国各大学图书馆的藏书增长率为依据,经过统计计算指出,藏书量每十六年翻一番。之后,美科学史学家德里克,普赖斯以科学杂志和学术论文为研究依据,得出结论:科学杂志每五十年增加十倍,他对学术论文的统计结果也是在这个数量级之内。由此他提出了科学杂志“按指数增长的规律”。同时指出,这和科学知识量的急剧增长密切相关。同时知识老化也在加速周期在缩短,这些就要求现今实验人员在探索知识时,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和更大的代价。难怪无数实验工作者摒弃人世间种种欢乐,终生索求于书海和实验室中,兢兢业业,苦攻终生。现今科学本身已经是一个纵横交错的大系统,据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资料,基础科学已有500个以上的主专业,技术科学也有412种专门领坡。整个学科已达2000多,真可谓门类繁多,浩如烟海。这就给从事实验室工作的人员提出了新的难题:如何更新自己的知识和改变自己的知识结构?如何选准自己攻关的方向和项目?这些都远较前人复杂艰苦得多。

  实验室工作的复杂与艰苦性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它失败的可能性往往更大。历史上科学史上所称颂的往往是成功者,但是即使是成功者也是在无数失败的基础上才取得成功的,纵现科学发展史,科学人才与失败为伍的机会要更大。爱因斯坦后半生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开展

  统一场论的研究,其时已是他人生多病之秋了。他顽强奋斗,直到临死还不忘这件具有开拓性的工作,但是毕竟未获得成功。有人做过统计,基础研究中,有93%的工作无实际效果;即使是应用研究,也有10%的工作达不到预期目标。因此,我们可以说,在科学上完全用成败来论英雄是不尽合理的。如果一个人证明此路不通而节省千百人再继续探索的精力,那也是对科学的贡献,怕就怕失败了而不知所以然。

  科学是探索,是求异,是创造,是对旧有观念的挑战。在探索的道路上,不仅会受到自然力的报复,而且还会受到舆论、习惯势力的中伤和传统势力的打击。这是因为,人们往往用传统的观念、常识、权威和已有的结论来理解、评价科学的新结果和新学科。因此可以说,追求科学需要特殊的毅力和勇敢,在复杂和艰苦之中前行。

  实验室往往不是一种规范性的简单再现型劳动,虽然它也承认实验室工作的集团性趋势,但是,却都要以个人钻研、个人独创为其基础。实验室是项高度的智力活动,一个人智力发挥的弹性是很大的。哈佛大学的威廉.詹姆士教授作过统计,一个人如果有志于该项工作,可发指其80%-90%的能力,否则也可能只发挥20%-30%。管理者应该承认个体的能动性,并充分加以利用。个体能动性还表现在个体差异的大小上。我们不承认“天才”史观,但是应该承认人与人的巨大差异,前苏联物理学家列·德·兰达乌对此曾有一个分类法,他把物理学家分为五个等级,第一级和下一级之间差十倍,而第一级和第五级之间则差一万倍。 按他的说法,能列入第一级的物理学家仅有爱因斯坦,列人第二级的也只有鲍尔·海森堡和狄拉克。这个等级不单取决于其研究的工作量,而且不仅表现为前所未有这个意义上的创造性,同时要考虑它所开辟的新局面的广度。承认个体差异,就要反对在科研教学中搞一刀切、平均、划一和论资排辈。

  科研教学不同于物质生产,无法用时和量来简单度量和累加,也不可以随时中断、随时恢复。欧立希六百六十五次试制杀虫粉剂,六百六十五次失败,终于在第六百六十六次试制成功“六六六”粉剂杀虫剂,如果欧立希只到六百六十五就中止了,也可能就真的失败了。科学研究处于高度思维和兴奋的时候,一经中断, 即使稍有干扰,其思维的火花也可能骤然熄灭,无法再去捕捉。这种灵感是长期创造性活动的结果,犹如瓜熟蒂落。如果一个实验室人员,其课题没有相对稳定性,也就没有劳动积累的可能。

  实验室的积累性 是对前人、他人工作的继续,也是自己科学知识的积累过程,其实这是信息的传递和积累。资料是现代信息传递的一个重要手段,资料对于实验人员不亚于工人手中的工具,它是搞好实验室工作的重要环节。

  科学的本质就是永无止境的探索,在万融实验科学的征途中,求疑和竞争是永葆科学创造力的关键。如果墨守成规,那就不存在创造。许多重大发现和成果都是在求疑争鸣之中产生的,因此求疑是实验室的一个必经过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正是一项激励科技发展的正确方针。实验人员由于受到个人经历,社会形态等的诸多因素的影响,而产生不同观点,有时形成学派,学派之争就是一个求疑、质疑的过程。有人指出,在自然科学长足进展的19九世纪,几乎在所有重大科学问题上,科学家都没有完全一致的观点,例如在物理学中,有热动学与热素学之争,光的放动学与做粒学之争;在化学中,有物质结构共振说与分子轨道学之争;在生物学中,有进化论与特创论之争,生源论与自生论之争。不同学派的论战中,有的被推翻了,有的滋养完善了,有的新观点新理论出现了。正是在求疑争鸣之中,新的学科才诞生,人类才向真理迈进了一步。因此,科学争鸣被人们称颂为提高科学创造力的激素。对于科学的求凝争鸣,爱因斯坦曾说:“科学的发展,以及一般的创造性精神活动的发展,还需要另一种自由,这可以称为内心的自由。这种精神上的自由在于思想上.不受权威和社会偏见的束缚,也不受。般违背哲理的常规和寸惯的束缚”。为了激励科学事业的发展,我们应建立学术探讨的自由。这种自由,就是说不北用行政长官命令式的仲裁,也不能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表决,更不能用某个权威科学家的观点来判定。

  早期的科学研究,科学家们离群索居,一个人单干,或者带几个助手开展研究工作,这是实验室的个体为主的阶段。从19世纪开始,许多科学家已深深感到个体劳动已不适应科学发展的需要了,以致科技人员的学术交流开始频繁,并自发地出现了一些联合的实验室活动。20世纪30年代,学科开始高度分化,解决项技术问题往往需要诸多学科高度综合,这就使得实验室规模扩大,难度增加,而出现了国家乃至世界规模的实验室组织形式和实验室活动方式。1937年,德国在贝尼明恩迪建立了国家火箭基地,前后组织2000多不同专业的科技人员,耗资3亿马克,制造出4000枚V-1,V-2型飞弹。1942年,美国动员了18万科技人员,其中仅物理学家就有1400人,耗资22亿美元,动用了全国三分之一的电力,搞了一个被称为“科学交响乐团”的“曼哈顿”工程。

  科学规模扩大的同时,出现了高度综合化的趋势,这就要求科学家在完成一项实验室项目时,进行多学科、多专业的立体作战,有时其协作规模和范围已超越国界,形成世界性的实验室活动。1957年7月至1958年末,66个国家组织了“国际地球物理年”的考察活动。不久前,又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全球大气研究计划第-次全球实验”活动。

  科学发展到了“大科学时代”,不同专业、不同学科的科学家协同配合,才能满足实验室的需要。这就必须注意各类人员协调配合,充分发挥每个个体,每个小集团的作用,才能达到整体优化的效果。近年来,一篇论文多名作者联合发表的趋势,也证明了科学研究的集体协作性的重要。据美国《化学文摘》统计,1910年全部化学论文中80%以上只有一个作者,到1963年,一个作者的论文数下降到32%,两个合作者占43%,三人合作者占15.5%。

  科学研究的集体化趋势,并未否定个体的能动性,恰恰相反,是在注重整体效应的前提下,发挥个人的能动性。如果说个体劳动是实验室活动的细胞的话,那么集团化、社会化的劳动则是科学活动的机体。为此, 要注意实验室的组织、协调和控制,加强实验室分工协作的运筹,加强学术交流,注意集体目标的实现,鼓励科技人员的集体协作精神。

  上述实验人员劳动的六大基本特点,虽然对不同学科,不同专业的实验人员在表征程度上不尽相同。但是,科学技术在总体上和宏观上,却应有其共同的特点,它们是实验人员管理和科技政策的理论基础。

  实验室是一个以万融实验实验人员为核心,以科研、教学、试验、开发为根本任务的社会组织。同其他社会组织一样,是由不同专业、不同水平、不同特长、不同年龄的各种人员所组成。这些人员在实验室中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配合、相互联系、共同地发挥作用。因此,实验室人员之间存在着定的结构。

  由于各实验室的任务和性质不尽相同,故不可能存在一个适合于所有实验室组织人才结构的通用模式,但是比较分析各实验室组织的人员组成和结构,可以探索出些带有普遍性的规律。一个实验室如同一部机器,一个生物体一样,必须相互配合、相互作用。对实验室而言,这些“零件”、“部件”。“器官”就是其内部的组成单位和人员、实验仪器设备等。实验室的人才结构必须满足管理、研究、设计、开发试验、推广、后勤等各方面的实际需要。因此,实验室的人才结构是一个复杂的体系。一般说来,实验室的人才结构应当在不同职业的人员比例上,不同学科专长的人员比例上,不同科技水平人员的比例上和不同年龄人员的比例上反映出来,即实验室的人才结构应该是种多维结构。

  所谓实验室的职业结构,是指实验室除实验人员外,还包括为实验室服务的其他专业人员、行政管理人员、后勤保障人员等。这些人员都应当了解本实验室的基本研究任务,以便主动有时地进行配合本实验室战略任务的实现,澳门永利娱乐他们在其各自的专业能力方面,有着不同的要求。例如,技术工人应当具备熟练的实验仪器设备加工、修理和安装技术,以弥补实验人员在操作方面的不足。行政管理人员需要了解万融实验管理科学,熟悉宏观和微观的经济、技术、社会和政治等方面的环境和特点,以便有效地开展管理决策和保障科研活动。后勤人员需要熟悉人员和科研活动的火种需求情况,善于做好保障工作,满足实验室所需的各种后勤方面的要求。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其专业特长的不同,般实验人员并不熟悉行政管理和社会经济情况。因此,行政人员和后勤人员的岗位是不能用实验人员来代替的。另外,职业的不同只是专业分工的不同,优秀行政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所做出的贡献并不低于实验人员。

  所谓不同学科专长的结构,是指一个实验室内除了主专业以外,尚需若干副专业。即使在同一专业内,也需要不同的专长。举例来说,地球科学实验室除需要有本专业的研究人员外,还需要从事实验仪器设备的研究人员,以及计算机使用维护人员。此外,还需要定数量的社会科学研究人员参加。例如研究自然科学史的专业人员、研究自然资源经济效益的经济学专业人员等。当然,这些人员的数量不必太大,甚至兼职也能解决,但是不能没有这样的人员参加工作。各学科之间也往往是互相渗透的。如海洋、地震、气象等地学学科,往往在一个实验室内需要兄弟学科的支持。例如在石油煤炭等实验室就不能没有地质学科。因此,一个研究所中的学科专业组成是极为复杂的,人员岗位也很难规定一个固定的比例。根据本身的特点和任务,可以有很大的变动。

  所谓不同水平的人员,在目 前主要指高级、中级、初级科技人员。这三类科技人员对一个实验室说来都很需要。因为高级实验人员以其丰富的经验和较高的水平,进行科研教学的战略研究管理工作,对课题的设立、评价提出权威性的意见,同时又在培养初中级技术人员的工作中起重要作用。中级研究人员则是领导具体科研教学课题的骨干,是直接培养初级人员的主要力量。初级研究人员则从事实验室工作中的实验、观测、计算等大量具体研究任务,也是未来实验室工作的强大后备力量。因此,这三类人员是互相补充的,其中任何一类比例过小或过大,都会造成浪费,而降低实验室工作的效率。这三类人员的比例,由于实验室的任务不同,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但是大体上都呈现着上头小、下头大的特点。举例说,在一些理论性较强的实验室中,有1:2:4的比例,而在一些实用性强的实验室中可达1:3:9的比例。一般说来,高级研究人员在任何一个实验室中都应有若干人,至少在一个实验室中要有一名高级研究人员,才可能带动全室的工作。在一个研究小组里至少要有一个中级研究人员,同时还需要若干名初级研究人员的配合,研究教学任务才能承担得起来。

  所谓实验人员的年龄结构,主要指不同年龄的人群(如老、中、青)在实验室人员总数中所占的比例。人的各种感觉器官和思维能力都经历着由成长到衰老的演变过程但人的知识的积素是与年龄成正比的。经研究证明,实验人员的创造力有一个最佳年龄区,约在35-45岁之

  间。但这并不说明在30岁之前和50岁之后的人员就不具备任何优势。30岁之前的实验人员即将进人最佳年龄区,故这一代人的培养,决定着科研教学的明天,具有重大意义。同时这一年岭区的年轻人承担着科研教学工作中大量操作性基础工作,没有他们的劳动,最佳年龄区的科技人员也很难发挥其优势。所以,他们也是今天实验室工作的基础。50岁以后的科技人员对于实验室工作的推动具有的重要意义,也同样是不能低估的。科研教学是一项社会性活动承担一项课题的是一个集体而这个集体又是生活和工作于庞大的实验室队伍和整个社会的环境之中。老年科技工作者的科研创造虽有所下降,但是,一方面他们还具有定的创造力,另一方面他们有着丰富的实验室活动与社会活动的经验.特别是他们在实验室队伍和社会中享有权威和信誉,受人崇敬,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他们的经验和影响力就是他们本人所拥有的优势,也是实验室事业中的宝贵财富。他们的丰富经验和较高的权威使他们能够高瞻远瞩,并在实验室队伍中具有较高的号召力,因而对中青年实验室人员能起推动作用。

  年龄结构也随着实验室任务不同而有所差异,但也呈现着随年龄而逐渐减少的金字塔式结构。如果用35岁和50岁作为划分老、中、青三个年龄段的界线之间变动比较适宜。

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
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社群网站上,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就可以赚点击奖金,最棒的是,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成交奖金】
分享你的专属连结,让生活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