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娱乐

而全球最大的STEM科技夏令营
急速飞驰 2019-05-03

  全球最大的STEM科技夏令营,总部位于“硅谷”。这里对世界各地的家长和孩子们都有着异常大的吸引力。

  刚过去的八月,我和刘凌女士陪伴着七位孩子来到了加州的帕罗奥图(Palo Alto),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两个星期。孩子们参加了在斯坦福大学内举办的科技夏令营,我则是伴读的“书僮”。

  硅谷以前来过不止一次,但从孩子们的角度来看这个高科技圣地,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STEM教育源起美国。1986年,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首次提出STEM教育概念,指的是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旨在让孩子们在科技领域获得发展。

  2006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Georgette Yakman提出来将Arts(人文艺术)加入STEM教育,因此,也可以说是STEAM教育。

  而全球最大的STEM科技夏令营,总部就位于“硅谷”,已经有20年历史。由于口碑好,名校都十分欢迎该夏令营在校园里落地,因而与150多所大学都有合作。这些大学里既有西岸的斯坦福大学和加州理工,又有东部的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和麻省理工,还有中部的西北大学和南部的埃默里大学和莱斯大学,几乎将全美所有的名校都网罗其中。

  我们这次去的就是其位于斯坦福大学的营地。这是一个美国本土化营地,即使对于美国人来说,也是比较高端的。每年暑假,斯坦福大学的学生都要将行李拿走,腾出宿舍来办夏令营(Summer Camp)或者夏校(Summer School),斯坦福可以找到不同内容的学习机会,如科技、数学、艺术等。

  我们觉得,孩子们在这里学习,可以感受到跨文化沟通和学习的氛围,也可以感受到最顶尖的高科技的气息。耳渲目染,燃起梦想,对未来的发展可能会有无法估量的好处。其实在国内的一线城市也陆续有机构在开类似的课程,如果纯粹只是为了学习基础的编程技术,确实不用来美国。

  营地位于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宿舍楼,墙上悬挂着好些有意思的标语,如make your game (做你的游戏),build your idea (构建你的主意)等。我想起我们当年的豪迈口号: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五天为一个模块,学习一门课程。我担任了随堂助教。偶尔,在小朋友“独指功”敲键盘实在太慢的时候,我还要当当“枪手”。

  什么课都还没有上,先来了一场地震演习和消防演习。原来加利福利亚位于地震带,因此房子基本上都是木质的,木房子在地震的时候,不会出现粉碎性的坍塌,存活的概率高。演习中,孩子们要迅速躲到坚硬的桌子下,并用手保护住自己的头和脖子。

  这趟演习,大家都很投入,即使是最小的孩子,也很认真。在火警消防演习中,什么都不拿,要迅速跑出去。 同学们第一次跑得慢条斯理,老师不满意,让大家重新跑一次。这下子,大家就撒开蹄子跑得飞快了。这堂课让我颇有感触,再酷炫的科技,在生命面前也是稍纵即逝,生命教育是第一课。

  随后的编程课以游戏的方式展开。孩子们都喜欢的游戏Minecraft(我的世界)是由位于瑞士的Mojang公司开发,不过现在已经属于微软了,2014年9月以25亿美元收购。我总觉得和麻将(Mahjong)很像,而且还都是方块!玩家用类似乐高积木的方块,来构建自己的虚拟城市和设计属于自己的游戏方法。孩子们使用Java语言来编程,构建了一个威力无比的大杀器,可以在“我的世界”游戏里瞬间消灭那个非常厉害的末影龙。他们得意地向我展示胜利成果。

  我观察了一下,“我的世界”的风格其实和Roblox(机器砖块)有点类似,都是用众多类似积木的几何形状来搭建场景。Roblox是任天堂下属Creatures公司开发的游戏开发平台,玩家可以设计自己的游戏并发布。

  孩子们玩(学)得很投入,不知不觉中掌握了Java语言。好玩的是,澳门永利娱乐有的孩子构建的Roblox游戏太难,结果连自己都差点玩不过去了。

  其实还有一款更容易入手的学习的开发平台Scratch,这是麻省理工大学开发的游戏开发平台。不需要学习计算机语言,就能使用scratch的图形界面来设计简单的游戏。

  老师和工作人员大多是20岁左右的计算机专业大学生,亚裔大概占1/4。 我和他们聊起,说我第一次编写程序是1988年在一台IBM兼容机上显示出一个三角形。他们都在吐舌头,因为他们在十年之后才出生。

  比起当年我们所受的刻板教育,这里的教学是田园式的。编程变成了游戏,孩子们上手更快,学得也快乐。

  中国孩子的数学基础不错,有个孩子第一个完成十进制到二进制的转换,这让同班的小女生们非常佩服,老师奖励他一张Ticket,可以积累起来用作抽奖。我们的孩子还在手工制作中拿了第一名:用棉花糖和面条,看哪一组搭得最高?

  老师和孩子们的关系很亲密。老师经常被恶搞,比如说被浇了“冰桶”和被抹了一脸的蛋糕,也就是哈哈一笑。

  大家印象里的程序员大都是男孩子。我们这批孩子中有三个女生,但她们也学得津津有味。其实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员,不是男生。她的名字叫:阿达·洛芙莱斯(Ada Lovelace),她的父亲非常有名:英国大作家拜伦。在1834年,英国发明家查尔斯·巴贝其(Charles Babbage)发明了一种分析机,阿达致力于为之编写算法,并于1843 年公布了世界上第一套算法。

  搞计算机编程教育的,都有个口号:如果你想将孩子培养成下一个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或者下一个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那么,欢迎过来学习。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早在11岁就开始学习编程了……

  孩子们都是第一次来硅谷,为了深入感受高科技圣地的氛围,我们在周末的时候一起去了谷歌、苹果和英特尔公司,还去了美国宇航博物馆(NASA),以及圣荷西技术创新博物馆。

  苹果的环形新总部大楼,是乔布斯生前确定的蓝图,可以通过AR(增强现实)技术来看新大楼。

  NASA的博物馆颇有些年份了,面积也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卫星、太空舱、登月、登火星、探测金星、发现太阳系外的星球......孩子们还“当”了一次宇航员,个个都很兴奋,随后就冲到gift shop里买了一堆的火箭模型。

  我们也去了充满着科技互动色彩的The Tech Museum of Innovation, 这座博物馆是和科学家们一起开发的。

  首先看到的就是解剖人体的展览,我们担心孩子们会紧张,但他们都坚持看完了,还玩起了互动游戏。随后,我们完成了两个颇有意思的生物实验。一个实验可以观察到在PH值改变时,生物细菌颜料会变成红色(加醋)或者蓝色(加苏打水)。另外一个生物实验培养出了五颜六色的细菌,还用到了显微镜和养育细菌的设备。这里还有增强现实、模拟飞行、地震、航天、风电太阳能、骑车发电等各种各样的互动科技游戏,可谓应有尽有。

  这次来硅谷的七个孩子,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循规蹈矩的学生,他们“头上长角,身上长刺”,充满着种种奇思怪想,敢于尝试各种新鲜事物。

  硅谷在电子信息领域内,引领了数次技术革命,是:微波技术、集成电路IC(如英特尔)、个人电脑(如苹果)、互联网(Yahoo、Google、Paypal和Facebook等)、云计算(Vmware)、移动互联网(如Twitter、Airbnb、Uber等),在新能源领域内也诞生了Tesla等企业。

  孩子们对这些技术“牛仔”们的故事挺有兴趣。有意思的是,苹果的乔布斯、微软的比尔盖茨、Facebook马克·扎克伯格、Google的布林和佩奇为了梦想都曾毅然辍学。

  当然斯坦福大学校园本身也是最佳的景点,到处可以看到伟岸的红杉树,校徽中央便是加州红杉。校徽上的校训居然是用德语写成:Die Luft der Freiheit we(自由之风劲吹)。

  校园里有三个标志性景点:87米高的胡佛塔、纪念教堂和Cantor艺术中心。

  斯坦福大学的房子大多是土黄色石墙环绕下的红屋顶建筑,拱廊相接,棕榈成行,据说是十七世纪西班牙的传道堂式风格。有孩子说,这些楼比不上我们中国的房子新和高啊,为什么这么多人来看?硅谷容纳反叛精神,敢提出这个疑问,说明他已经在思考。

  众所周知,斯坦福夫妇为了纪念心爱的儿子,于1891年10月1日创建了斯坦福大学。他们说:“从此以后,加州的孩子们都是我们的孩子了。”

  斯坦福先生是“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四巨头之一。1869年,与联合太平洋公司一起修通了横贯美国东西的大铁路,极大地促进了西部的发展。我们也不止一次地在公路与铁路的交叉口,遇到了长长的列车。

  斯坦福夫妇也向大学捐赠了大量土地,校园有33平方公里。这些土地的一部分是斯坦福研究区,廉价租给高科技企业,为“硅谷”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贡献。

  “硅谷”其实就是从斯坦福延伸出来的一大片区域,并不是一个行政区划。以斯坦福研究区为中心,1980年代的硅谷就云集了3000多家电子、电脑企业;1990年代后期,这类公司更是超过了7000家。有人写到:“硅谷人远远不止是把沙子变成了黄金,他们把沙子变成了智能”。

  斯坦福大学鼓励学生创新,可以尽情地跨专业选课。Walking tour的女同学介绍,她是数学专业的,却对人文感到了巨大的兴趣,就干脆用算法来研究人文科学了。

  Stanford最为独到,也是其他大学难以复制的,就是其浓厚的创业创新氛围,以及校友之间的紧密合作,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领域。

  我们在爱彼迎(airbnb)上租了一栋大House,就在大学的边上,有六个卧室,三个洗手间。这就是我们的“家”了! 这套House的费用为两个星期约8000美元。这么做有两个原因,一是小年龄的中国学生,夏令营不接受住宿;另一个原因是经济考虑,如果在营地住宿和度周末,一个孩子两个星期就要增加两千多美元。

  上个世纪中叶的硅谷,到处还是牧场和杏树园。那时的斯坦福大学工业园廉价出租,房价很低。今非昔比,过去这几年,硅谷的房价和美股一样暴涨,都居于历史最高位。我们租的这套房子的市价已经接近500万美元。

  步行不远就是斯坦福购物中心,据说乔布斯常去那里买东西给家人。我们也带着孩子们浩浩荡荡地过去,买了香水和面膜给日夜思念儿女们的妈妈们。

  房前小河的河床干涸了,男生们徒步穿越,屡屡被刺扎到,但还是坚定前行,好不容易走了到尽头。有小伙伴说不见了电话手表,大家“鬼哭狼嚎”,原路返回,一路寻找,却在家里找到了它。但连最小的孩子也说:我一点都不累!

  深圳海边有个万科17英里,那是“山寨”的楼盘。周末的时候,我们驱车去了原版的17英里,途径了大名鼎鼎的1号公路。经过了无边的农田、金黄的沙丘、道路崎岖往复的森林、老虎伍兹驻场的高尔夫球场,最后到达了壮丽的太平洋。

  细沙踩上去无比的舒适,浪奔浪流,孩子们纵情奔跑。刚开始大家还矜持,后来就很豪放了。太平洋的海水颇有些凉,据说是受到阿拉斯加寒流的影响,但勇敢的孩子们都没有感冒。有海狮游到了我们边上,在浪中出没,浪里“黑”条。我们又去了bird rock,小岛的海鸟和海狮多得不要不要的,嘶叫声不绝于耳。

  返程的时候,通往硅谷的101高速有些堵车。 硅谷的朋友笑道:周末去海边是大家的共同爱好。 我说:其实深圳也是一样的,一到节日,东部就水泄不通。

  我们也算了一下账, 美元升值,名牌大学里的营地费用比在郊区和社区的营地都要贵,折合成人民币,两个星期的各种费用加在一起有三万几(不含机票)。

  据了解,我们在硅谷的两周科技营和加拿大三周的语言文化夏令营的价格差不多。考虑到前者的独特性,这个代价我们觉得还是值得付出的。

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
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社群网站上,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就可以赚点击奖金,最棒的是,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成交奖金】
分享你的专属连结,让生活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