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娱乐

读读下面这段话应该就明白了:精神能量和性能
急速飞驰 2019-09-02

  为什么喜欢心理学、哲学的人往往在境界上显得很深邃,在生活当中显得很幼稚?

  同样的还有文学少女。昨天翻完好朋友的日记,平时觉得有点蠢生活困难的人,向我展示了她丰富的阅读量与无比细腻的少女心。 这不仅仅是我看到的问题,我自身也有同样的问题。 或者说,哲学、心理学并没有预期的在生活中给予他们很大的帮助。甚至他们的为人处事于常人无异,只是谈论到深刻问题时才会展路他们丰富的知识、独到的见解。 想到的原因是实践。就我自己来说,我经历的事物与苦难在同龄人中算是比较多的了。但仍不能匹配…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矫正一下题主的错误,文学并不能使人成熟。套用叔本华的解释就是:

  小说里所表现的,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人生和世界的状态。但年轻人却轻信并易于接受小说中所说的人生观,并成为他们思想中的一部分,他们所面临的并不是纯粹消极的无知,而是百分之百的谬误。

  这种谬误会引起一系列的错误概念,这种错误概念对人生经历却起不到应有的教育作用,还会对经验所传授的东西进行曲解。如果年轻人在这以前没有一盏明灯指明道路,那他现在就会被鬼火引入歧途,对少女同样如此。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的头脑中,都充斥了一些从小说中得来的糊涂概念,其结果导致永难实现的期望。

  在此我补充一下叔本华的观点:之所以这样,“学习”并不是看文学书的目的,我们去看小说、看文学,是因为自身的经验受到困囿,而文学,毫无疑问,可以让我们超脱于现实,体验更多的人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学变相了延长了我们的生命。

  文学不仅仅不会带来学习,相反,文学常常会推向情感的两极——至喜或者至悲,会让人思维走向偏激是真的,能不能成长就全看造化了,谁能保证那些看《小时代》的文学少女们能成熟呢?

  就像你翻朋友的日记一样,内心细腻仅仅是内心细腻,细腻会让人对待事物更加的细致认真,但同时,也让人变得脆弱而敏感,离成功还有很远的距离。

  最后,哲学并不是教人与人相处,而是追求的真理。相反,很多哲学家都是深居简出,提倡少与人打交道。他们的成熟,并不是对别人的成熟,而是对事物理解的成熟。

  然后来回答你的问题:读书但是不成功有很多原因 ,比如不会读以致用、比如行动难于理论,在这里我只拣一个方面回答:我们所谈的成功,通常讲的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而哲学家追求的成功,是自身的成功。

  我们去参加同学聚会,几个大老爷们坐在一起,基本上就是几大问题:“结婚了没有?生小孩了没有?小孩读什么学校?买车了没有?买房了没?月薪多少?”

  以上几点均做到了,那么你就是成功的,你没做到,你就是不成功的。其中很大原因,还是单一的价值观引起的:你有钱,你就成功,你没钱,你就是个loser。

  但事实上他们本身幸不幸福呢?就我看到的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能大声说:我很有钱,能说:我过得很充实,能说:我很满足,但是很少人说:我很幸福。现代社会里,大多数人都活得很焦虑是真的,哪怕是我们觉得很成功的马东这种人,也在媒体上说自己很焦虑。

  我们看到的朋友圈、跟人饭桌上吹的牛逼,这些只是他们想让别人看到的一面,而我看到的真实生活,往往和他们描绘的差十万八千里。

  4.跟老妈不合(因为老妈生活放浪),直到晚年两人才恢复通信,叔本华跟老妈临别时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只会因为我而留名后世。(不幸言中)

  “工作不稳定也就罢了,居然还没工作?!我的女儿坚决不嫁给他,不是公务员!”

  1. 25岁写出处女作《论充足理由律的四种根源》,30岁即写出哲学著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你这样看叔本华的一生,你就会发现:虽然他过得跟正常人不一样,但是毫无疑问,他的一生是成功的,比大部分人都要成功。

  对于自己,他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一辈子基本上心无旁骛地在做自己喜爱的事业,没有任何挂碍。对于别人,他贡献了自己的思想,影响了众多后人。

  哪怕最后死也死得比很多人成功:古代的不必说,大部分人能完整地活到最后已经是不错了。即便是搬到现在,能毫无病痛,躺在床上自然地死去,这样的人也是极少的。

  同样的还有康德,你要说世俗上的成功,他是很失败的:身高1米5,身体健康堪忧,终身不娶,46岁才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大学任职教授。穷困潦倒一辈子,金钱观念被人引作笑话。

  但另一方面,对于人类社会,他这一辈子写了三本著作:《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和《判断力批判》,奠定了近代哲学的基础。

  对于自己,每天都过着恬淡适宜的生活:起床、喝咖啡、写作、讲学、进餐、散步,一辈子为了自己喜爱的事业而活着,这样的人生能说不成功?

  归根结底,我们所谓的“世俗的成功”,大都是建立在别人认可的基础上的,需要别人来认可自我。你去相亲终于成功,父母觉得你很成功。你把小孩养得很好,小孩觉得你很成功。你赚了很多钱,周围的人觉得你很成功。

  别人的羡慕、别人的肯定,又会反哺过来,让自己觉得很成功。而事实上,这种成功是有所牺牲的,他牺牲的是自我,换取来的是他人肯定,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你父母催婚,父母的要求是:家境殷实,工作稳定,对方最好是公务员。按照这种要求,你最后娶回来老婆,可以说是成功了:第一,你满足了父母,这是孝顺。第二,你因为催婚,比其他人结婚早,这是同龄人中的比较成功。而至于娶回来的这个人究竟和你适不适合,反而成了最末考虑的问题。

  我们出去旅行,匆匆赶去一个又一个景点,将时间表排得密密麻麻,为的是拍多点照片发到朋友圈:你看,我很幸福。而牺牲的是自己享受美景的时间,都把他用来赶景点拍照了。

  哲学家们所谓的“成功”,大多是一种自我的幸福感的成功。而这种幸福感都来自于自我,和他人肯不肯定、喜不喜欢,没有太大关系。那些肯定别人成功的人,很多连自己都活得不满意,怎么去肯定别人的成功呢?

  无可置疑,人生幸福最基本的要素——就整个人生来说,就在于人的构成,人的内在素质。这是由人的一切情感、欲望以及各种思想所引起的内心满足的直接源泉,而环境对人生的影响则是间接的。

  反观这些世俗的成功,留下来多少时间给了自己,这辈子究竟有多少时间为自己而活,这种活法算不算得上真正的成功,这些恐怕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当他们一个人反思的时候,才能得出真正的答案了,个中滋味,并不是能灌一口鸡汤就能说得明白的。

  世俗生活本身就像一个巨型仿真游戏,里面有及其复杂的设定,每个自我意识被加载于一个肉体阿凡达之上,然后进行各种任务

  但是,其中有一部分自我意识,花了大量时间去思考,这个游戏到底是怎么设定的,这样设定背后的原因,以及开始猜测这个游戏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是谁编写的(神?)

  ,不会让你赚得更多金币,也不会让你武力加倍。要提高游戏水平,玩得溜,并不需要想这些,只需要努力勤奋地练习,不断打怪和打别人就行了

  那为什么哲学还要存在呢?因为总有一部分人,不会完全被游戏说吸引,你也可以说不被游戏蒙蔽。

  。而一旦意识到这个,你就不会再聚精会神的玩游戏,而会去想游戏以外的事情,这会导致你和聚精会神的玩游戏的人的游戏水平有差距。但,那又怎么样呢?你扪心自问,为什么非得学到一套人情世故,在这个游戏里获得好成绩,去取得一种叫“成功”的东西呢?毕竟,每个阿凡达自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而灵魂亦不知何去何从,

  这个世俗世界,毕竟只是一场游戏,我们可以选择花多少精力来玩。而我们的灵魂,有能力,去想更多

  所谓待人接物的成熟,不过是很多事情学会走个形式,不熟的人之间卖个面子,饭局酒桌上相互吹捧几番,这些事情,不需要几个智商,也能做得到。

  所谓现实主义的成熟,不过是学会凡事考虑经济利益,凡事考虑眼前现在就能看得到的,实际而又狭隘的价值观,做个“聪明人”,学会去做“聪明人”才做的出的选择。

  所以,成熟的人,大概会有很多朋友,很多人脉关系,来自各界的肯定和表扬,和一种自己在社会上混得不错的“感觉”吧。

  我从小在官场的酒桌上长大,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怎么说到点子上,都是家学。怎么敬酒,怎么处理关系,怎么看人,怎么求人又怎么委婉地拒绝别人所求,可以说是耳濡目染。社交场上,每个人都是“巴普洛夫的狗“,把高潮和G点全部都露出来给你看。所谓“八面玲珑”,也不过是勤快伸出手,帮人多顺顺毛罢了,毛顺的多了,闭着眼睛,都能闻出对方是什么狗,要用什么梳子来顺,百发百中。

  我活在一个靠自己才能吃饭的社会中,我不依附于任何人,也不依附于任何体系。我的生活质量好坏,仅仅取决于自己的生产能力,自己的作品好坏。那么,唯一理性的选择是,把我极其有限的时间精力,都投入到发展自己的大脑和才华中,不断提升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做出更好的作品。

  那么,朋友和人脉,所体现的负面作用,就远远大于它们的正面作用了。以大多数人的知识水平,我跟他们吃饭或聊天,根本就学不到东西,也不会得到启发,纯粹是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也知道我要创造什么,所以,我没什么时间需要打发,也没有多少空虚寂寞冷需要排解。如果有,随便那本书看,比跟人闲聊给我的满足感,大得多。

  所以,大多数研究心理学,研究哲学的人,本质上都选了一条”相对独立“的人生道路吧。

  相对独立,以自己才能谋生的人,都是相对独立的个体生产者。对他来说,很多合作未必能带来价值倍增的效应,反而是时间和精力的巨大浪费。萨特老师说了,他人即地狱。用在这一类同学身上,可能再合适不过了。

  无论”幼稚“还是”成熟“,本质上都是每个人基于自己的个性特点和社会环境,所作出的选择。

  它意味着你能承担”幼稚“或”成熟“,所带来的风险与损失,也努力追求它所带来的收益与快乐。

  因为现在大多数人都是生活在“严肃的世界”(serious world)里的。他们遵照社会的既有价值和固定准则生活的。他们内化社会的评价标准,把社会定义的价值当作自己的价值,把社会定义的成功当作自己应该追求的东西。他们上大学、找工作、结婚、买房、买车、买驴牌包CL鞋蒂凡尼珠宝,追求一种所谓的“幸福”的生活,一种所谓的“成功”, 却不知道这些对“幸福”对“成功”的定义都是社会-或说是他人-赋予他们的;他们20岁时就计划好了大学毕业前要做几个实习,毕业后要进哪些公司,35岁之前要升到什么职位,40岁时要拿什么薪水……这些人以一个社会赋予的价值指导自己的生活,为了一个社会赋予他们的目的而奔忙, 却从不停下来问问自己:这种价值是否是正确的呢?它是否对我是好的呢?我为什么想要它们呢?我为什么要追求这个目的,要关心这种“幸福”或“成功”? 当他们问哲学家:你为什么这么幼稚,不去追求一些实际的目标呢?哲学家会反问他:你为什么那么幼稚,让自己停留在表象的世界里,却不去审查自己追求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呢?

  你以“严肃的世界”中的标准衡量哲学家,发现她似乎并没有在社会期许的方向走得太远。她没有什么钱,没有什么名望,也没有什么权力,然后你说哲学对她无益,这是何等荒谬。哲学从来不是为了把人束缚在严肃的世界里,而是恰恰是为了让人脱离这个“严肃性”,让她去审查自己的观念和生活,不再由社会或是他人定义的价值束缚自己的生活和个人发展,让她获得真正的自由, 去过真正的好的、自由的、有意义的生活。

  归根到底就是苏格拉底那句话: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一般语境中所谓的“生活上幼稚”,归根结底往往指的是不知道达到某个目的的手段,尤其是处理人际关系时的手段。比如说买菜不知道哪里新鲜又省钱,遇到坏房东不知如何处理;再比如遇到在酒席上不会“来事儿”,到大学暑假里不去找好实习,到毕业后不去做赚钱的工作,都会被称为“幼稚”、“不成熟”。这里“幼稚”似乎是指不明白某一些行为是实现某一目的(e.g. 买到好菜、减少损失、建立社交网、找好工作、获得富足安稳的生活)的方便的、高回报的手段。

  而我的意思是,这些目的本身是值得审查的。说哲学家幼稚,就好像是嘲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从中关村去颐和园。但为什么我们理所当然地把颐和园当目的地呢?为什么不能是别的地方,比如北海?如果你只是听别人的话要去颐和园,却没想过颐和园是不是你真正该去的地方,没想过你内心里到底想不想去颐和园,那么在你想明白之前,知道去颐和园路怎么走对你意义有多大呢? 当然,或许你想明白之后发现还是得去颐和园而不是北海,但要是自己不检查下目的地对不对就上路,岂不是把一切都交给运气?如果一个人反复审查自己的目的与价值,另一个人却未经反思、审查,就遵照社会、他人赋予的价值,把他们规定的“成功”当作自己的目的追求,或许比起前者不了解一些手段的“幼稚”,后者在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上的不审慎,才是真的“幼稚”吧。

  严肃的世界不是说现实的、“世俗的”生活,拒绝严肃的世界也不是直指“追求精神超脱,贬斥饮食男女的欲求、拒绝追求功名利禄“本身。

  “严肃的世界”(serious world)是波伏娃“ethics of ambiguity”里的概念,指的是facticity,意思是把世界既有的价值和权威当作客观正确的事实(fact)来接受。身处“严肃世界”不是指参与社会本身,而是指把社会既有的价值内化,不加疑问地听从。脱离严肃世界指的认识到社会既有的价值和权威并不一定是正确的,不再遵从它们规定的标尺生活。拒绝严肃性是不让社会的价值——本质上是别人的价值——决定自己的生活,从而实现真正的自由。

  我写答案时刚交了篇存在主义的论文,就顺手用了这个概念。当时感觉自己解释清楚了,但现在一看大概是没有。结尾用苏格拉底那句名言,也只是觉得这句话很好地总结了哲学教人去审查所有价值、观点为什么对人非常有用。 苏格拉底本人认为对人生的“审查”只会得到一个唯一的正确的结果,即只有一种“好”的生活值得过。我个人倾向认同苏格拉底,但在这个答案里我并不想做这种“强论断”——即只有哲学的/道德的生活值得过——只想做一个弱论断,即不审视自己究竟想过、应该过怎样的生活,盲目遵循社会价值,并不是一种审慎的态度。

  有个哲学家叫胡塞尔,他区分了自然态度和哲学态度,这一区分可以追溯到δόξα[Doxa,意见]和ἐπιστήμη[Episteme,知识]的古老争执。意见因为系缚在各种摇摆不定的情况上,所以从根本上是缺乏确定性的。具体又表现为:意见的结论通常都斩钉截铁,似乎充满确定性,但大多却是建立在不合法预设之上的τὸ ἐν ἀρχῇ αἰτεῖσθαι[乞题]推理。我可以举个典型的例子:我妈每次打电话过来问我,总是问我「你是不是又在玩游戏了?少玩点游戏!到时候成绩不好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且不论我是不是真的在玩游戏,也抛开对中年母亲操劳的敬意,我们很容易看出来这个论断中充满了不言自明的预设:因为有好成绩才能找到好工作,且你要找到好工作,所以你要获得好成绩。因为不玩游戏才能有好成绩,且你要获得好成绩,所以你不能玩游戏。——她不会意识到「好成绩」与「好工作」之间并非必然的蕴含关系,也不会考虑到「玩游戏」和「好成绩」之间并不互斥。

  重要的是,就算我指出这一点,否定这一点;就算我妈听了,她以后也会在类似的问题上犯同样的错误。如果我们能在广义上——一个更偏向于实际生活而非单纯认识论的语境下——运用「自然态度」这个词汇的话,我们可以说,我妈的这种态度就是自然态度。

  自然态度里的人任凭自己的生存被捆绑在意见之网上。当我说「XX人都是小偷和骗子」的时候,我只是在提出一个难以验证的意见。可能它对我来说是真的,但支撑其这个意见的东西,往往是同样可疑的另一个东西(比如网上不知名发帖者的一个帖子)。一个意见的确定性回溯到另一个意见上,而另一个意见的确定性又得回溯到另一个意见上。人被束缚在这根无穷无尽的链条上,遵循着几千年堆积出来的成见而活着。在学习哲学之前,我不会问为什么我们得找个好工作,为什么女孩子25岁之前一定得结婚。我不会质疑伟大者的任何一个决策,不会对新闻里的东西产生怀疑。或许我曾经提出过疑问。或许我确实怀疑过,但这种怀疑要么遭到嘲笑,要么立刻就被另一个意见塞住了。而这些意见通常以「大多数人觉得」的形式起着作用。

  渐渐地,我习惯于沉浸在意见的浊流中,我开始为自己辩护,觉得这样活着也挺好。我放弃求真的责任,把这个责任让渡给一个外在的权威。我关注大V,让他们代替我思考。我把自己融入到「大多数人」里,或者是标新立异的「少部分人」里(这二者没本质区别)。渐渐地,我的脑袋里失去了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开始以与大多数人的符合来衡量自己的价值,我开始把那些和大多数人所认为的一样的东西看做是有价值的,开始把那些与大多数人不同的东西看做是没价值的。

  我们知道斯宾诺莎的那句话:「正如光明之显示其自身并显示黑暗,所以真理既是真理自身的标准,又是错误的标准。」知识与意见之间的关系,其实正如光与暗之间的这种不对等的关系。意见尽管是不确定的,但它总是将自己伪装成排除了所有可疑之处的知识——此时我们可以明白,意见的出现已经昭示了知识的存在,而哲学态度,正是意图探求这种远离一切「意见」的「知识」。

  普通人任凭自己被世界上的东西所左右,并且满足于顺应它的某种快感;而因为大多数人只能做到这一步并且沉迷其中,所以这种顺应自然而然成了一个标准,他们用这个标准来衡量一个陌生人是不是与自己贴近,属于自己中的一员。——「成熟」二字,在此无非意味着这个意思。

  如果我们把自然态度概括为一种不由自主的盲目的冲动,那么哲学态度中的人已经学会了止住自己的冲动——用佛教的话来说就是,在「业风」中稳住了身形——不再任凭自己沉湎于「别人说」的海洋里。因为对意见的反对其实就是对其反面的肯定,所以摆脱意见不意味着成为一个全然与世间对着干的叛逆少年。哲学态度中的人并不轻易把「别人说」内化为自己的一部分,因为他明白「别人说」里可能掺杂着毒药或大便。这意味着哲学态度中的人必须从混沌的生存中抽身而出,以一种反思的清澈目光检视每一个「别人说」。——我们并不预先肯定它或否定它,既不觉得它丑也不觉得它美,我们只是把它一个个捡过来审查,像看一个剥光的鸡蛋那样去审查它的每个部分,直到其中不包含任何阴霾为止。

  于此,自然态度中的意见才得以上升为严格的知识,才被允许参与哲学家的信念组成。

  通常,我们在对自己的生活做一番这样的检视之后,我们会发现很多东西对自己来说是没必要的。我没必要因为所谓「日后有用」而刻意结交谁,我也没必要在他人面前搔首弄姿。我没必要为了自己的工资或成绩而巴结老板;当我看到路边的乞丐或倒在路上的老人的时候,我也不会因为他们有可能是骗子而装作视而不见。我想,「成熟」的人应该会告诉你,你必须伪装自己,以使自己在看上去的时候比实际情况更强。「成熟」的人还会告诉你,所有乞丐都是好手好脚的骗子,所有倒下的老人都打算在你扶他起来之后敲得你倾家荡产。但在我看来,以上的推论中充满了臆断的预设,那些「成熟的」劝诫从而也成为了幼稚的。人永远是目的而非手段,而我只想把真实的自己展现给自己的朋友,同时也只结交愿意以诚相待的人;我施舍乞丐、帮助老人并非因为自己能获得什么好处,而只是因为「乞丐」这一群体应该被施舍,「老人」这一群体应该被帮助。这并不是什么「正能量」,也没有什么「优越感」。而是说,正如人应该吃饭以维持自己作为causa materialis[质料因]的肉身一样,人也应该遵循真理生存,以成就自己的causa formalis[形式因],也就是那个——使人成为人而不是其他东西的——「理」。而正如我们会觉得一个人不吃饭是奇怪的一样,哲学家也会觉得那些不遵循着真理而活着的人是奇怪的,至少是不成熟的——一个还未认识到人之为人的责任,并且不能身体力行地去执行它的人,又怎么能被称作是「成熟」的呢?

  我想说的是,成熟应该和「真理」、「知识」绑在一起——这才是「成熟」二字的真正用法。但现在反过来了。

  这是一部别人已经编好的关于生活的说明书。里面有各种指南和标准答案。更是一套关于社会的操作系统。关于任何事,都有一套约定俗成的定义和评价体系。

  所谓的成熟,就是这种现实感的饱满度。它在何种程度上攫住了一个人,这个人就会表现出何种程度的成熟。活在别人的评价体系中,活在别人的思想中。这个别人,就是所有被现实感所攫住的所有人构成的社会性群体。

  所有的知识,都是别人灌输进来的。所有的想法,都是别人教导出来的。所有的是非立场,都是社会评价体系给出来的,自己只需要像拉拉队一样的为标准答案呐喊就行了。世界里所有的部分都被别人解释好了,自己照着抄下载了安装在脑子里就行。

  这就是套用模板的人生。这是公用模板,社会这个操作系统里面的默认设置的模板。看别人怎么活,自己就怎么活。人越来越成熟了,也越来越庸俗了。从来没想过自己到底应该为何而活,只是觉得大家都这么个活法,就跟着这么活呗。

  重新思考了一遍发现,这个叫做“现实感”的操作系统,是有问题的。问题出在哪里呢?因为它们所基于的对世界的解释,大部分都是错的。甚至是荒诞无稽的。基于一些荒唐的解释而设计出来一套社会交往系统,这显然不能忍受。

  于是,便开始自己对世界再解释一遍。这一解释不要紧,所有“别人的评价系统”全都崩溃了。而由无数个别人的评价系统所构成的“现实感”也随之崩溃。因为思考,而重新解释世界,因为重新解释世界,导致丧失了现实感。

  别人都遵循的世故人情,他可能一点概念都没有。并不是他不屑和叛逆,而是他可能完全丧失了这些概念。

  丧失现实感的人,看上去温和单纯对人对社会都人畜无害的样子,甚至显得有些天真。这是丧失现实感的后遗症。在他不再受控于“现实感”这张网的时候,他便一同丧失了“现实感”所代表的一切是非利益交易和纠葛。

  和这样的人相处,会感到特别的轻松。又会觉得有些地方费劲,比如当你要用现实的那套去试图重新攫住他的时候,他会置若罔闻。因为他已经卸载掉了那套系统,你再按照旧系统的操作规程来点击他,他当然是毫无响应。

  他们会遇到和自己对世界的解释结论相似的人。随着和自己相似的人缔结的越来越多,新的操作系统就会被开发出来。他们从一个旧的现实感中逃逸出来。再寻求,制造新的现实感。

  重新解释世界,必然的就会导致重新绘制社会图景,重新的建立社群组织,人越来越多,就会重新的开发新的操作系统。而旧的系统里的那一套,在新系统里,它们既说不上是成熟,也谈不上是幼稚,它们只是腐朽了而已。

  很多思想家,喜欢谈历史的终结。认为,某个操作系统可以千秋万代的永远不用迭代和升级。甚至连补丁都不用打,对世界的一套解释,可以用几亿年。他们就是庸俗到腐朽的人。人虽然还活着,但是思想已经腐朽。

  历史不会终结,只要还有人再思考。那么旧的操作系统一定会被迭代掉。生活也是如此,生活也远远不仅止于现实和世故,它更有意义和价值的地方,在于未来,在于思考,在于逃逸出庸俗,在于为自己而活,在于为找到同类,建立新的世界。

  人活着,最没意义的事情,就是抄作业,就是套模板。就如同没活过一样。这就是题主所说的这些人,他们的心态和对生活的态度。

  思考,必然的会诱发颠覆和创造。对于被颠覆被卸载的那个旧系统而言,这个新出现的破坏者,就代表着幼稚、不懂事、不成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表面上的幼稚很可能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举几个我自己的例子吧:

  1. 一个很普通的的问题,我可能需要思考很久它的含义是什么。比如如果有人问我:“等很久了吧?”我可能会去思考“等”是什么意思或者很久”指的是多久这种问题。详见:

  「一个人懂得太多就会发现,要不撒谎很难」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 王昱洲的回答 - 知乎

  2. 一些很平常的行为,我可能会去思考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比如我曾经想了很久究竟为什么要去谈恋爱,甚至还很确信自己会孤独一生(事实证明我当时还是太年轻了)。详见:太理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 王昱洲的回答 - 知乎

  3. 一些生活琐事同样会引发我的思考。比如我会想“应不应该给身后的人拉门”,“应不应该主动和人聊天”这些问题。详见:知乎专栏。

  当然,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思考并不会对我的行为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如果我坚信我思考的结果是正确的并且是可实践的时,我便会做出一些幼稚的行为。比如我很少在街上走路,通常都是用跑的,因为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旅途上。详见:有一个学哲学的男朋友/女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 刘耳疋的回答 - 知乎。

  喜欢心理学和哲学,不是为了能够在生活中去装得深邃,让别人去羡慕什么的。这不是学习和喜欢心理学和哲学的目的。

  相反,如果通过心理学和哲学的学习,了解到我们存在的意义,让自己的内心成长和强大起来,明白了是自身的喜悦而不是外物才能让我们开心快乐,那么,我们就很容易回归到一个最原始的状态---轻松,快乐,自在的状态。确实,这个状态看起来可能会“幼稚”,但是,这只是外人的感觉而已。对于内心强大,自在富足的人来说,别人怎么看自己,他们根本不会在乎。你说他们幼稚也好,说他们装也好,他们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只会一笑而过。如果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是不可能快乐的。

  老是戴着面具做人,好累的。戴久了,你就认同了戴着面具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你。返璞归真,放下你的面具,幼稚一点,你才会多点快乐少点压力。

  题主@陈诺看看我的回答吧,如果没猜错,现有的答案应该并不能清晰地解释你的困扰。而我又曾经有很长时间处于这样的状态,对这个问题应该有点发言权。

  先说说问题,这个问题本身问得就有点粗,把“喜欢哲学和心理”这一类人归为一个集合,然后问这类人为什么有某个特点叫幼稚,其实这种分类本身就有点脸谱化。

  然而“幼稚”这个词触动了一大波喜欢哲学和心理的人的心理槽点,于是纷纷在下面为生活中的“哲学家们和心理学家们”辩护,旁征博引一堆心理学和哲学知识(当然,不否认回答本身有点道理),其实回答偏了。

  一大波文艺青年说:我就是集合A,凭啥要变成集合B呀?——答的是“凭什么”,是

  如果你对哲学和心理学的发展历史略有了解,你很容易发现哲学家和心理学家的性格

  是偏于内向的,也就是不太爱和太多的人沟通。并且这种内向的维度也不太一样。哲学家往往在理性层面上强于感性,甚至有点木,典型的如康德,一辈子没碰过女人;而心理学家普遍敏感,感性层面强于理性,对玄而又玄的东西感兴趣,如精神分析的大师荣格,一个远在欧洲的人居然对中国道家的内丹术感兴趣(知道这玩意的中国人都不多)。总之,这两类人的共同特点是,不太愿意同过多的人交流,差异点在于,哲学家倾向于把自己作为一个抽离出日常生活的角色,理性而长于思辨;心理学家则倾向于深刻地体验生活,直觉而多于敏感。简单说,两类以不同方式独处的人。

  那么哲学家和心理学家为什么总是偏内向而独处呢?为什么不能像人情练达的大牛那样外向而热情呢?

  正如我们的:“内向者从自身身上获取精力,外向者从与别人的互动中获取精力”——更进一步,

  真正研究过哲学和心理学的人必然有体会,剧烈的脑力和心力的活动是非常消耗能量的。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会很清楚,个案在接受咨询之后往往是非常饥饿的——原因在于心理问题的全面爆发消耗了大量的心力。好的心理咨询师也往往每隔一段时间放个长假,给自己的精神充充电。我自己也曾经在失恋后读了大量的心理哲学书籍,最明显的结果是:饭量徒增一倍。真是太累了!

  如果还不能理解,读读下面这段话应该就明白了:精神能量和性能量是同一来源,两者的能量之和是固定的。此消彼长。呵呵。。。

  面对心灵上的深层次困扰,我们很难找到有共鸣的人。能够相互理解需要的不仅仅是意愿,还有知识储备,性格了解,天性禀赋,信任……这可不是像聊吃喝玩乐那样的大众话题老少咸宜男女通吃,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沟通的要求在于即时回应,形成相互沟通的正反馈。如果和一个激发不起共鸣的人聊天又没法中断沟通,那这时候的沟通就纯粹是一种精神能量的消耗了。吃了几次亏之后,多半就不愿意和人多说太多话了。

  我们这里说的还仅仅是哲学和心理学的爱好者,如果是那些历史上的大牛,那些代表人类的思考和心灵探索巅峰的大师,当他们常年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时,你可以想象他们为什么情愿独处了。为什么不愿意碰女人,为什么古希腊同性恋之风盛行了……能量不够啊亲。

  要知道,成为B也是需要成本的,就像研究心理和哲学问题需要看大量的书一样,成为人情练达的大牛也需要观察、训练、试错、反思、打磨等长周期的磨练。那些天性外向的人之所以可以通过训练成为这样的人,关键在于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投入。简单地讲,一万个小时原理。

  。这个钻换成本有多高呢?观察一下身边那些认识好几年的小伙伴,性格从外向转成内向,或者反过来的有多少。这个比例应该是非常低的,思想容易改变是因为改变的成本低,

  !如果不是突遇生活大变,很少有听说一个人的性格突然变了,长期的因为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是有的,因为有较长的缓冲时间嘛。

  那么如果一个人本性内向(动力模式),同时身边又缺乏知心的朋友(提供精神动力),又不得不表现出外向——阳光、热情、灿烂的一面,那么很有可能的一个结果就是抑郁,甚至自杀。由于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更认同”会来事“”热情好客“等外向的行为模式,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又不足,加上社会底层的阴暗面带来的精神创伤,造成逐年上升的抑郁症和自杀率也不足为奇了。每次看到这样的数据我就觉得可惜,里面有多少潜在的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呀!

  这里针对那些有抑郁症的朋友,好消息是,如果你通过自我调整顺利度过了抑郁症这一关,逐渐形成了新的行为模式(往往是介于外向与内向之间),你的心理敏锐度和稳定度会远远高于常人;如果勤奋一点,有学习的平台,成为C那样的牛人的可能性要高很多。

  有的。历史上,王阳明;小说中,遥远的救世主;生活中,个人也遇见过好几个。

  首先,从概率上讲,集合C这样的人是无法批量的生产的,因此,我下面提供的路径仅仅是个人的总结和看法:

  4)这种价值体系和思维体系能经得起实践的考验,最好有过惨痛的失败(看好的实践机会和个人韧性)

  5)对自我的价值观和思维体系不再执着,返璞归真,往往涉及到对宗教的研究。

  所以,对题主的实然问题:为什么那些心理学和哲学有一定底蕴的人,为什么日常很幼稚——答案也很清晰了——

  作为心理学和哲学爱好者群体,大多数情况下,仅仅是哲学和心理学的知识储备高于常人而已,好一点的形成了半体系化的价值观和思维观,很少有机会接受时间的打磨和考验。考虑到他们在研究哲学和心理学过程中形成了内向的处世模式,外向表现小白一点也不奇怪了

  只说一句:不要妄谈境界,不要自以为返璞归线%的人只是爱好和性格而已。只是比普通人多读了点书,没什么了不起的。

  “许多人所谓的成熟不过是世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夭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正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周国平

  因为学了心理学和哲学以后,你才会开始不去在乎别人眼中的自己,不以别人的,社会的眼光来评判自身的价值。正因为如此,你也可以放心的去做自己,该笑的时候就开心的笑,喜怒哀乐行于色,这可能是题主所说的幼稚吧……

  另外,学了心理学以后,你会不屑于伪装自己,不屑于耍各种小手段,当然我不排除某些专门学习心理学去操控别人的人。

  我认为心理学是让自己过的更好的一门学科,很多问题我们都以为是社会的问题,是父母的问题,其实很多问题出在自己心里,心理学就是让你在自我觉察的过程中发现问题的本质,然后去解决他。

  哲学文学,本来就不是教人为人处世的。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学问反倒会让人爱上独处。

  你的困惑在于,他们既然那么厉害,为什么没能得到世俗上的优秀和成功,得到你的认可尊重和羡慕呢?

  答案之一是,他们和你已不在一个体系中了,他们追求的和你不一样。也无意得到你的认可和尊重。

  首先一点就是为人处事的“成熟”跟有学问、有洞见是两码事,实践与否确实是原因之一:毕竟搞学问跟日常是有区别的。甚至这些日常不需要多“深刻”。

  同意一些答主的观点,为人技巧可能只是环境甚至“家学”所致,是经验积累(甚至还不需要太多阅历),是他人所定的规则,至于遵守与否就在于个人选择和需要了——有些人也只是装不懂而已,洞察力强的人也看得出是腹黑。

  举个电视剧里的例子很好理解,就是唐顿的三小姐。参政、女权、主仆平等,思想相当进步,但的确有些天真甚至吃了一些亏。不过她本来就是个花见花开连反派都喜欢的贵族小姐,又不像大小姐一样有压力(察言观色不一定与贫富挂钩),她需要多少“会做人”?

  这个倒没有什么优劣,个人需要不同。而且时刻保持“看穿一切”很累、耗精力,也会觉得没意思。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达练即文章”,然而这并非每个人的金科玉律,有些人也钻错了方向。

  再者,就从心理学来说吧,这个学科本来还处在各种唯象理论的阶段,各位也只能以尽量严谨的态度对待一个不成熟的学科,对一件事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它没有也不一定需要某种对日常生活的“绝对指导”。

  所以我个人并不觉得所谓的“人际技巧”、“谋略”、“心计”这种术的东西跟心理学关系多么大。“处世哲学”更类似于根据具体设定将公式推导后的结果。

  最后一点,也是我前不久和一个前辈讨论的,很多人推崇所谓“绝对理性”,包括一些看上去的最优解,什么事都要分析得冷酷、透彻,哪怕绑架自己甚至有感情上的伤害。但实际上我认为所谓的聪明是懂怎么用理性和感性(包括感情、攻击性之类的)——因为大部分人都是差不多的,我们是人,有局限有弱点,有些事情为了所谓的“正确”压抑了其实不一定能解决,甚至会带来想不到的结果。

  比如说朋友遭遇一些挫折,工作啊感情啊,听他/她叙述里有一堆归因错误,各种防御机制来了个遍(用人话说就是花式找借口),但如果觉得这位目前情绪不好,自尊处于崩溃边缘,干嘛讲道理跟她把两方世情分析透彻教做人呢?我会选择听人说甚至一起骂,这些“错误”有其作用。等这阵子过了,回头来谈也不迟——甚至这些道理根本不需要人讲。

  对自己也一样。某些x撕起来并不划算,甚至不利于印象管理,但不发泄出来堵得慌,或者可能沦为“包子”,这种时候是可以允许自己表达怒意的,只要心里有数就行。

  其实认真观察,生活中有不少人很有思想洞见,平凡而不平庸——这是很好的现象。不过看破跟到达遗世独立的境地还是有距离的。哪怕是学习哲学心理学,大家也还是普普通通有血有肉的,也许正应了那句“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吧。

  看起来幼稚的人,事实上未必真的幼稚。有的时候,可能是你眼睛还不够毒,不能理解他们的处事策略。就像前面某些答案里已经说过的,这样的表现可能是主动选择的结果。

  退一步讲,就算你身边的这类朋友的确如你所说,那也只是小样本个体,并不能得出“喜欢心理学、哲学的人往往在境界上显得很深邃,在生活当中显得很幼稚”这一全局性的结论。

  说话和做事,本来就是不一样的。理论的世界是高度概括化的,是重逻辑而轻细节的;现实的世界是复杂的,是高不确定性的。知行合一本来就很难。

  ,如何?」先生曰:「是徒知静养而不用克己工夫也。如此临事,便要倾倒。人须在事上磨,方能立得住;方能静亦定、动亦定。」

  [译文](陆澄)问:「清静的时候,便觉得心境泰然,但一遇到事情,感觉就不一样了,怎么办呢?」王阳明说:「这是只知道静养,不知道做克除私心杂念工夫的缘故。这样来对待事情,心境便会反反复复。人必须在事上去磨练,这样才能清静时也安定,变动时也安定。」

  我想这里的“静时亦觉意思好,才遇事便不同”,大概就是你所说的那种知行不合一的状况了。而“人须在事上磨”的意义,其实远远大于文中所说的排除杂念,锤炼心性。经事的意义,更重要的地方在于和现实对招,并在此过程中不断证实或证伪某些道理,不断

  @采铜曾经讲过一个理论,他将做一件事情的考量分为两个指标四个象限进行处理:

  学习如心理学、哲学这样的学科,总体上来说,就属于低收益值,高半衰期事件。它对人的影响,是长期的,是渐进的,是潜移默化的。也许现在看来没有什么事实上的分别,但这绝不代表它在可见的未来中,不会带来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自己也时常反省自己,小学初中时看似很普通的一些同学,现在都比我优秀得多。最后想想,其实无非就是两样:书读得比我多,而且在社会上的历练也比我多。

  什么叫精神内耗呢?就是做完事情后,他们不纠结,能够让自己的小宇宙和现实世界和平相处。而像我这样有些小聪明却无大智慧的人,做完总还要耗费不少时间纠结其中。

  我个人总认为,如果我不能理顺自己的小宇宙,就算现在有些事情我确实处理得比他们出色,也不过是小聪明或者手熟罢了。长期下来,我肯定是要被这些精神内耗极低的朋友超过的。

  许多人觉得学了心理学,跟人交流时会有一定的优势,比如能够看穿对方的想法、引导话题走向、引导对方的情感……其实这是一个误区。

  1)心理学是一门科学,它研究的是人的认知和行为背后的原理,涉及应用的内容很少。如同学了操作系统原理并不能帮你解决WINDOWS的故障一样,心理学很多时候研究的是「人面对某种情形时会怎样」以及「为何这样」,它并不能教会你辩术和看相。

  2)心理学研究的是统计规律,对于个体来说意义不大。当然,存在着心理咨询师这种以解决个体问题为目标的职业,然而那是建立在对来访者充分了解,以及来访者完全配合的前提上。生活中,如果你遇见一名心理咨询师,很有可能,他会比你显得更不擅言谈。

  如同我在哪些素质很重要,但却是读书学不来的? - Lachel 的回答中所说:当我们说一个人「成熟」时,通常是指,他能够正确地判断局势,作出合理的决策。但做到这一点,有一样东西是读书永远无法给予你的,那就是心态。

  看到喜欢的女生,是不是会结巴?看到身份尊崇的人,是不是会下意识变得怯懦?在人多的场合,是不是会担心出丑而不敢说话?

  人的心态是非常敏感而脆弱的。很多时候,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但就是无法做到,究其原因,就是我们的心态太不稳定,不足以支撑我们的行为。

  那么,培养稳定、良好的心态有什么方法呢?有且仅有一种:就是多去体验生活。多跟人交流,多认识不同的人,多经历不同的场合。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是把敏感的阈值提高的唯一方法。很多事情,经历得多了,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但是,喜欢心理学、哲学的人,往往是偏内向的人,而体验生活,需要外倾的性格

  因为心理学和哲学有一个共性,它们都是关于「人」本身的学科,跟现实是脱节的。一个愿意去钻研心理学和哲学的人,他多半是对人本身的存在、思维和行为感到好奇,对他来说,处理生活中的日常琐事、为人处世,就相对显得没那么重要。另一方面,心理学和哲学,都是需要大段的「整块时间」去学习、分析、思考,而(几乎)不需要动手的学科。会喜欢这种模式的人,多半是内向的人。

  相对来说,广泛地体验生活,意味着需要不时地转换目标、场景,迁移精力,这更适合外向者而非内向者。很难想象,一个精力旺盛,喜欢接触不同的对象、不同圈子的人,能沉得住气去思考那些形而上的问题。

  与其说喜欢心理学、哲学的人境界上深邃,不如说他们接收的思想本身就很深邃,好比我从一个地方拿走一个苹果,到另一个地方再拿出来,它还是、也只能是一个苹果(当然也有可能是苹果核啦~:-D)。所以,如果说它的确是“深邃”的,那是它的来源本身决定的。

  另一个角度,别人之所以觉得心理学、哲学深邃,很可能无非是因为不了解而已。比如我说,嘿,来做一个“闪光融合临界频率”实验吧!外行人或许会心想,哇,好高大上的样子!实际上心理系的同学都知道,这无非就是一个“看亮斑到底闪不闪”的弱智(玩笑话)实验而已。当他和业内人士,尤其是有一定基础的同好或老师交流时,或许他又是学术上“幼稚”的一个了。

  而生活方面,我不知道这个“幼稚”的结论能不能得到统计学支持,假定它能吧,如果让我分析原因,澳门永利娱乐我觉得很可能也仅是一种幸存者偏差而已。为什么喜欢心理学哲学的人在生活中幼稚?不是因为他们学心理学、哲学,而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性格特质就是不喜欢与人交际,他们就是喜欢独自思考,而恰好心理学、哲学都是很需要思辨的学科,于是他们投身于心理学。也就是说,很可能那个“结论”反而是前者的原因——因为我在人际交往方面“幼稚”,所以我喜欢心理学、哲学。

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
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社群网站上,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就可以赚点击奖金,最棒的是,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成交奖金】
分享你的专属连结,让生活更美好!